我承认这条路是失败了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10-19 18:45    次浏览   >

黄日新坦言,目前看来,“胶囊公寓”的推出并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虽然来住的人挺多,但是我一直都在往里贴钱。一共赔进去10万块钱,那是我和老伴两年的退休金,人家弱势群体来住了,又不好意思问人家多要钱,只能很便宜地租出去。我年事已高,不能再有什么精力去跑东跑西,也想清闲一下子。我承认这条路是失败了。”

在人们为了节省房租而到处奔波搬家的时候,有一位年近八十的老人——黄日新琢磨着为到一线城市寻找梦想的年轻人做点事情,他通过借鉴日本的经济旅宿模式而推出了胶囊公寓,希望能为刚来北京奋斗而囊中羞涩的年轻人降低租房成本。

一年之中,黄老相继推出了三代胶囊公寓,从设计到施工,从招租到管理,黄老都亲力亲为。但是现实一次又一次地打击了他,当第三代胶囊公寓建成并得到很多人肯定的时候,国家出台了相关政策,不允许住宅打隔断出租,再次打断黄老胶囊公寓的梦想。

深圳新闻网讯 尽管胶囊公寓争议颇多,前景迷离,但黄日新为来北京寻梦的年轻人提供一个简易、独立的家的想法和做法是值得所有人敬仰的。如果多一些人像他一样,勇于为现实中多数人的问题多想办法、多实践,可能就真的滴水穿石,走出一条新的路来

回首2010年,房价高企,物价飞涨,房租价格也出现较大幅度的上涨,在北京这样的超大城市,最“遭罪”的当属在北京工作的外地低收入人群,特别是那些刚步入社会的大学生们,他们中不少人因为收入低而付不起房租离开北京转去二线城市去实现梦想,也有不少人因为一线城市的高房价、高物价、高生活成本等因素望而止步。

2010年底,黄老召开新闻发布会,胶囊公寓因国家政策的出台而无法继续进行下去,因而宣布停业。